小蓝花

编辑:偏嗜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3-29 11:26:20
编辑 锁定
《小蓝花》是艾青于1956年写的一首现代诗。这首诗语言的单纯是读者一接触便能感觉到的。诗中没有铺张的语言,更没有杂乱的词语,其诗句就像海水淘洗过的珍珠,字字单纯而明亮。
作品名称
小蓝花
创作年代
1956年
作品出处
艾青诗选》
文学体裁
现代诗
作    者
艾青

小蓝花作品原文

编辑
小蓝花
小小的蓝花
开在青色的山坡上
开在紫色的岩石上
小小的蓝花
比秋天的晴空还蓝
比蓝宝石还蓝
小小的蓝花
是山野的微笑
寂寞而又深情[1] 
艾青
艾青 (3张)

小蓝花作品赏析

编辑
《小蓝花》,一共九行,每一行的字数也不多,语言十分单纯,单纯得就像小蓝花。
“小小的蓝花/比秋天的晴空还蓝/比蓝宝石还蓝//小小的蓝花/是山野的微笑/寂寞而又深情”。
诗的语言的单纯,是诗人的追求。这也是形成艾青风格的一个重要因素。因为艾青深深懂得,诗是语言的艺术,语言的单纯,是诗的要求,也是诗美的要求。
托尔斯泰说:“我确信在人类语言中真正美的,只有单纯的美,这是我素所不知的。” 罗曼·罗兰说:“……简洁,单纯,明白……荷马艺术的要素。”这些语言大师们,都是在强调语言的单纯美。艾青自己说:“我们要求诗的语言比散文的语言更纯粹,更集中,因而概括力更高,表现力更强,更能感动人。”
《小蓝花》这首诗,语言的单纯是读者一接触便能感觉到的。诗中没有铺张的语言,更没有杂乱的词语,其诗句就像海水淘洗过的珍珠,字字单纯而明亮。
前三行写小蓝花开的地点,“开在青色的山坡上/开在紫色的岩石上”。同时,诗人还注意到了色调的搭配,有意以”青色”和“紫色”来衬托小蓝花,语言很干净明丽。中间三行突出地写小蓝花的“蓝”,“比秋天的晴空还蓝/比蓝宝石还蓝”。这里只用了两个比喻,把小蓝花清澈、晶莹的蓝色,写得可感可触。不仅把“蓝”写出来了,还把这“蓝”给人的美好感觉也写出来了。最后三行写小蓝花的神态,“是山野的微笑/寂寞而又深情”。也只是两句,把小蓝花的可爱,进一步推到读者面前。
要把诗的语言写得这样单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首先,诗的语言要求从生活中选择鲜活的语言。要能从生活中选择鲜活的语言,就必须熟悉生活,熟悉生活中的语言,并作长久地积累。
其次,生活中的语言并不就是诗的语言,诗人在写诗的时候,必须有一个加工过程。根据内容的需要,根据情绪的需要,来选择语言。当然,诗的语言不是文字游戏,不然的话,语言的加工就无根据了。
“所谓‘加工’,就是去掉那些日常用语中不纯粹的东西。这种加工过程,可以拿铁矿如何经过锻炼成为铁,铁经过锻炼成为钢的过程来说明。这种‘单纯’、‘简洁’、‘明白’,是只有当一个人在思想和感情上都经过一些锻炼才可能达到的。”(《诗的形式问题》)
可见,诗的语言的单纯并不是唾手可得的。
诗人欣赏小蓝花,对小蓝花有一片深情,而如何表达这种感觉呢?小蓝花是美丽而又单纯的,诗人就以单纯的语言来表达。似乎是天然而成,没有进行加工,实际上诗人是经过一些“锻炼”才得到的。蓝色的秋天的晴空让人心旷神怡,蓝色的宝石让人珍爱,用这些来形容小蓝花之蓝,恰如其分地表达了诗人对小蓝花炽爱的心情,也恰如其分地表达了小蓝花本身的素质。
这里,关键是对小蓝花的理解,有了理解才能产生感情,准确地把握住了感情才能选择适当的语言。“也就是说,只有当一个人认识了事物的本质,才能达到语言的‘单纯’。”(《诗的形式问题》)
小蓝花在大地上开放着,那是大地选择的一种单纯的语言、具有魅力的语言,也就是诗的语言。[2] 

小蓝花作者简介

编辑
艾青(1910—1996),中国现代著名诗人,原名蒋海澄、曾用过林壁等笔名。他出生于浙江金华乡间一个地主家庭,但由一个贫苦妇女的乳汁养育长大,从幼年起心灵便濡染了农民的忧郁。艾青青年时期主要兴趣在绘画,曾就学于杭州国立西湖艺术院,1929年赴法国留学,1932年回国后,在上海参加“中国左翼美术家联盟”,同年7月被国民党政府逮捕,监禁三年之久。在监狱里,艾青无法继续从事绘画艺术,便“从绘画转变到诗”。他在狱中写作的《芦笛》一诗,典故出自现代派诗人阿波里内尔的诗句:“当年我有一支芦笛/拿法国大元帅的节杖我也不换。”芦笛象征艺术,大元帅节杖则象征反动权力。这表明,艾青的诗歌创作,开始便是与反动权势回对立的。
艾青三十年代前期至中期的作品,或写异域的现代都市,或写半殖民地的中国的现实,大都闪烁着象征主义的色彩与批判的锋芒。其中,《大堰河——我的保姆》是最著名的篇什。这首诗以抒情主人公“我”与乳母大堰河及其一家的关系为主线,以大堰河一生的悲惨遭遇为副线,深刻地展示了旧中国农村凋敝衰败的景象和勤劳善良的中国农民的凄苦人生,同时也抒发了诗人对大堰河的真挚感情。这首诗写于诗人被监禁期间,一个下雪的早期,羁难中诗人由眼前飘洒的雪片,联想到大堰河“被雪压着的草盖着的坟墓”,含泪写下了这首诗。毫无疑问,他从农民母亲那里获得了对抗命运的力量。
1937年抗战爆发后,艾青立刻投身于伟大的民族解放战争之国。他以自己的作品,悲愤地诉说着民族的苦难:“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寒冷在封锁着中国呀”;同时,他也以真诚的歌喉,倾吐着对祖国大地的热爱。诗人把自己比拟为一只鸟,即使喉咙嘶哑,也要歌唱“这被暴风所打击着的大地”,即使死了,“连羽毛也要腐烂在土地里面。”诗人放声赞颂那些为祖国和民族挺身而战的战士。《他死在第二次》、《吹号者》都是这类诗篇的杰作。可以说,艾青自己也是一位勇敢的“吹号者”,他用诗歌吹响了民族解放战争的战斗号角。
从吹奏芦笛到吹响号角,艾青诗歌创作轨迹的演变,在中国新诗史上有重要意义。艾青的诗,与阿波里内尔、维尔哈伦等现代派诗人有密切的联系,但艾青把现代派诗艺与为民族、人民呼喊的内容结合起来,从而接通了五四时期《女神》等作品开启的战斗传统,又对后来的年轻诗人提供了有益的启示。“七月派”诗人绿原曾说:“中国的自由诗从‘五四’发源,经历了曲折的探索过程,到三十年代才由诗人艾青等人开拓成为一条壮阔的河流。”《〈白色花〉序》这样的评价是很准确的。
四十年代初,艾青从国统区奔赴延安,在解放区的新天地里生活、创作,直至1945年抗战胜利,诗人又积极投身解放战争;新中国成立初期,他又担任了文艺界的一些行政领导工作。但无论是在炮火纷飞的日子,还是繁忙的行政事务中,诗人始终坚持创作不辍,甚至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被下放的时日里,他的诗心也仍然在跃动。1976年“四人帮”粉碎后,诗人冤案平反,再次焕发创作青春,写作并发表了《鱼化石》等优秀作品。1979年诗人自己编定《艾青诗选》,交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这部诗选收录了诗人自三十年代到七十代末期的主要作品,基本反映了诗人的创作历程和风格特征。[3]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文学 古诗 中国文学